日本电影花房乱爱

          日本电影花房乱爱 魔炮使者

          小说:日本电影花房乱爱 作者:杨许洌 更新时间:2020-01-22 4:0:87 源网站:新爱看书吧
            噢,妈妈,我太感动了,忍不住紧紧地搂住了妈妈。

           然后我低声冲妈妈道:“快,跑过去!”

           妈妈会在哪里呢?想起妈妈撑了把伞,目标很明显,又在等龙青山,应该没走多远。

           到了宾馆,我鼓足勇气对妈妈道:“姐姐,不如今晚你就跟我住一起吧,你睡床上,我打地铺。”

          是妈妈的声音!

          刚才被揍的那几个犬国人,此时似乎忘记了疼痛,凑在一起指指点点,活生生一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模样。

           “嗤……”妈妈轻笑了一声,道:“别小气包啦,你看看你那里的小恶棍,那?吓人,让姐姐怎?好意思啊。”

           “我整理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也许明天我就在另一个房间了。”妈妈凄然道。

           妈妈有点受不了我这?直接的表白,她低头道:“小瑜,现在我们该怎?办?”

            妈妈这一哭哭了很长时间,我支撑着妈妈的体重,脚都快站麻了,却一动也不敢动。

           是妈妈的声音!

           是妈妈的声音!

           “有啊。”我摸了摸身上,这才发觉裤子已经穿到了妈妈身上,我呵呵笑了一下,道:“姐姐,在你穿的裤袋里面。”

           导游拍了拍他肩膀,让他坐下,然后从对讲机和保安对话,谈了一阵子后,他关了对讲机,对犬国人道:“保安说,你虽然绑住了那个女人,但还是被她逃脱了,她后来投入了那位先生的怀抱,是吗?”

            我紧紧盯住妈妈的脸蛋,妈妈梨花带雨的模样真是爱煞人了,妈妈感觉到了我灼灼的目光,她双手掩面,嗔道:“不许看人家的脸,丑死了。”

            妈妈的一对美乳丝毫不顾主人的心情,蹦跳着跃了出来,白暄暄的两团软肉上一对粉色的乳头娇媚地上下抖动着,犬国人如获至宝,扑上去就亲。可怜妈妈的胸前双丸刚刚解脱了束缚,还没来得及呼吸几口外面的新鲜空气,便落入了犬国人的口中,惨遭蹂躏。

            妈妈也不答话,自顾自收拾着衣物,她本来只说拿洗漱用品的,现在却什么

            龙青山也夹杂在人群中走下来了,他神情恍惚,似乎路也走不稳了,快到山脚下时,竟然被一块突起的石头给绊了一下。妈妈双唇动了动,欲言又止,终于还是扭过头不看他,但我看见她的眼睛里隐隐有泪光闪动。

            突然冒出几个戴墨镜赤膊的黑人大汉,导游再次提醒男性身上不得带有任何的工具。男性们都纷纷表示没有,有些性急的开始催促快点开始了,毕竟还要等女的先跑10分钟。

            汗,狂汗,我看见妈妈脸色很差,不敢多说话,开了317的房门,让妈妈先进去。

           然后我低声冲妈妈道:“快,跑过去!”

            我呆呆地看着心爱的妈妈,她的双手被缚在身后,秀发蓬乱,全身裸露,就象断臂的维纳斯,朝我跑来寻求我的庇护!

           我低头一看,恍然大悟,由于我阳气旺盛得不到发泄,阳物勃起得都贴到肚皮上了,又只穿一件游泳的三角裤,形状凸显得一清二楚。

            妈妈冷不丁手腕被绑上,十分愤怒,握着拳使劲挣扎着,却挣不脱,只能徒劳地在鬼子身下如条大白蛇般扭动着身躯。

            噢,妈妈,我太感动了,忍不住紧紧地搂住了妈妈。

            妈妈发了一会呆,道:“今后?还有一个月?”想到在这个可怕的岛上还要再呆一各月,妈妈感到一阵寒冷,她交叉着双臂抱紧了自己。

            看来妈妈心里还牵挂着姓龙的啊,我心里有些醋意,但一想,这样也好,让妈妈看看龙青山的丑态。

            那个狗日的跟鼻涕似的粘在妈妈身上,两只爪子在妈妈身上乱摸着,妈妈奋力抵抗,却护得了上面护不了下面,比基尼短裤被扯落了半截,她的双腿被缠住,行动不便,突然被狗日的一把推倒在地。

            妈妈没有作声。

            “姐姐,爱情不只是对女人才那?重要的,我愿意做你的花痴。”我道。

            我窃喜,知道这招以退进成功了。

            是妈妈的声音!

            不知道,走着瞧吧。我的内心很矛盾,既希望龙青山追上妈妈,又希望他追不上。可是追不上,万一落在其他男的手里,不是更糟糕,特别是那几个猥琐的犬国人,想想都不寒而栗。

            龙青山只得让开。

            妈妈刚才不是没有看到这四个男女,只是她根本没有想到龙青山会在里头。

            妈妈刚才不是没有看到这四个男女,只是她根本没有想到龙青山会在里头。

            我胡编了一通,说我是到诺尔镇耶齐大学留学的,家人都在国内等等。我又说了诺尔镇上的一些景观,以及妈妈房子外观的一些特徵,妈妈才相信我真的是住在诺尔镇。

            狗日的很不满妈妈这?激烈的反抗,扯下妈妈的胸罩,将妈妈的双手别在身后,三两下用胸罩的带子捆了起来,看来他常玩这一套,动作十分嫺熟。

            我摇头叹气,知道妈妈的心里创伤没有那?容易恢复,只得由她去了。

            “没想到有你这样无聊的人。”妈妈听完了我的话,托着下巴似笑非笑地望着窗外,风姿可可,我都看傻眼了。

            那个狗日的跟鼻涕似的粘在妈妈身上,两只爪子在妈妈身上乱摸着,妈妈奋力抵抗,却护得了上面护不了下面,比基尼短裤被扯落了半截,她的双腿被缠住,行动不便,突然被狗日的一把推倒在地。

            我急忙上前,道:“姐姐,怎?了?”

            我只好转过身去,道:“姐姐,你先歇会吧,我在这看着。放心,不会有人来打扰你的。”

            妈妈摇了摇头,显然对我的信心不是很足。她歇了会,轻轻脱离我的怀抱,拿着洗漱用品到卫生间去了。

            妈妈被少年强有力双臂揽住双腿,挣扎了几下没挣下来,她只好趴在少年背上,少年的脊背给她一种很宽阔、厚实的感觉,这种感觉过去在另外一个男人身上也曾感受到,想到这,妈妈幽幽地叹了口气。

            我和妈妈望着大巴两边窗外,各想各的心事。

            我叹了口气,道:“卓姐姐,别的话我也不多说,你如果相信我,我就在这房间打地铺保护您;你如果让我走,我再开一间房间去。至于别的女人,我没有任何兴趣,也请你不要再提起。”

            看妈妈眼睛哭得跟桃子也似,我噤若寒蝉。

            龙青山只得让开。

            我挪了过去,大方地拍了拍妈妈的肩膀,道:“卓姐姐,你穿上我的短裤吧。”

            “生姐姐的气了?”妈妈柔声道。

            妈妈,我就在你身边啊,我心下感动,却无法说出来,只能更紧地抱着妈妈。

            妈妈摇了摇头,显然对我的信心不是很足。她歇了会,轻轻脱离我的怀抱,拿着洗漱用品到卫生间去了。

            我猛然想起我还是赵子瑜,但实在舍不得放手,就道:“姐姐,我这是替小佳抱你的,我实在太他感动了,他有这?好的妈妈。”

            “哼……”妈妈没有答话,胸口剧烈地上下起伏着。

            我们温存了一会,妈妈道:“小瑜,你去问问这车能不能提前先送我们回宾馆?我实在不想看到那些人的嘴脸。”

            “耶!”在人的欢呼声中,车子开动了。

           “您放心,干干净净的,那个女郎扑上来的时候,我可是力保裤子不失啊。”

           妈妈瀑布般的黑发蓬乱地搭在肩上,裸背上的汗水沾了一些青草屑在上面,十分凄艳。我口干舌燥,阴茎勃起,妈妈此刻双手还被绑着,我如果扑上去把她强奸,估计她也没办法反抗吧。即使不强奸,摸几下妈妈的屁股、乳房也好啊,一旦解开了束缚,可就没那?容易得手了。

           妈妈正往衣柜挂着衣服时,突然一阵难受,手捂着胸口跌坐在床沿。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免费网络电视直播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日本电影花房乱爱,日本电影花房乱爱最新章节,日本电影花房乱爱 新爱看书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